娃哈哈帝国的交班:“国王”宗庆后首提退休计

2019-05-07 02:25 来源:网络整理

  市场将很快会给出这款新品和新渠道的答案。

  幕后团队社交零售的方式与娃哈哈其他产品的运作方式也大不相同,他们请来了李金斗、那威、刘兰芳的等一批老艺术家试身体验并站台。

  它的具体结构是:娃哈哈总部――各省区分公司――特约一级批发商――二级批发商――三级批发商――零售商,每年特约一级批发商根据各自经销额的大小打一笔预付款给娃哈哈,由娃哈哈支付当地银行的利息,在每次提货前结清上一次的费用,特约一级批发商在自己的区内发展特约二级批发商和二级批发商,以此一级一级的分支制度管理。

  他是这个饮料帝国的“国王”。

  这是他的心结,也是娃哈哈帝国内外被关注的焦点。宗馥莉可能是中国商业界最受关注的二代,也可能是面对外界质疑和压力最大的二代。

  联销体模式的关键在于对经销商的掌控。宗庆后通过这一模式,搭建了娃哈哈和经销商的一种新型契约关系。

  一、“国王”来了。

  2018年12月底,娃哈哈一口气对外发布了10余款新品,横跨奶类、水类、茶饮类、粥类和果冻,再加上4月11日的减肥食品,娃哈哈的产品矩阵正不断扩容。

  他承认,危机四伏。“每天都有危机感。没有危机感,说不定你哪天就没有了。所以我们要不断创新,不断适应社会营销环境变化,不断适应消费者需求的变化。”

  这是宗庆后第一次表达他的退休计划。

  不是向电商低头。

  宗庆后曾总结称,产品老化和创新不足,爆品的优势没能延续;而新品的研发则没有规划,没能准确把脉市场变化。

  他承认,环境变了,持业艰难。“我们那时就是紧缺经济,所以创业还比较容易。现在是过剩经济,市场竞争很激烈的情况下,创业更难了。”

  “我是不赞成电商低价卖假冒伪劣品。这种电商不好。电商应该给消费者提供便利,应该通过电商把农民的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卖到消费者手中去,这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电商法出来后,对于电商的规范经营也是有好处的。当然电商现在也有问题,它的配送也是有问题的。所以线上线下的结合,是行业的机会,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他在会展中心的两个展位前巡查,并和那里的工作人员合影,一个展位上推出了“蔓越莓果蔬片压片糖果”,另一个是取名叫“悠简”的减肥奶昔饮品。展位被布置成粉红色的背景,上面写着“娃哈哈32年,饮食新革命”。这是这家靠饮用水、营养快线、爽歪歪等产品打下江山的新宣言。

  一个内部人说,“娃哈哈是老爷子的一切。”

  2016年宗馥莉主导推出了一款以自己名字取名的定制化果蔬汁品牌“Kellyone”,当时宗馥莉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了这个产品计划投入几百万元,招兵买马,甚至还建造了一个400平方米的中央厨房。不过,Kellyone市场反响平平。

  “国王”萌生“二线”之意后,帝国如何顺利地交接班?宗庆后如何完成能让他放心的传承?

  宗庆后期待,未来娃哈哈的线下渠道销售和线上渠道能持平。

  宗庆后穿一双黑色布鞋,健步如飞,陪同的工作人员需要小跑跟上。会展内人潮立刻向他聚拢,他的火爆程度不亚于当红的娱乐明星。尽管他已经75岁了,一手打造的娃哈哈帝国的年龄都可能比那些年轻人要大。

  联销体对经销商的带动有多强?据说,早年间,一位东北的经销商在娃哈哈的一次会议上说,发现其实冰淇淋化了也挺好喝的。这款“化了的冰淇淋”后来被取名叫“营养快线”。但对旧有渠道和单品的过分依赖,也让外界形成了对娃哈哈“老龄化”的印象。

  2018年年底,宗馥莉终于走进了娃哈哈集团,出任品牌公关部部长,负责娃哈哈产品的包装以及品牌推广。外界评价,至少娃哈哈的品牌工作迎来了宗馥莉时间,同时期待这位“公主”改变娃哈哈。

  宗庆后承认,很多东西都变了。“这么多年,环境变了,消费者观念也变了,消费者的习惯,消费的渠道也都在变。所以我不断地寻找营销模式。我们现在在和很多社交零售进行战略合作。我们考察新的社交,也是想找到新的营销渠道。”

  他承认,人毕竟寿命有限。“我这辈子就做成了一件事情,就是建成了一个娃哈哈。我也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够把娃哈哈做的更好,做成一个百年老店。你要成为一个百年老店,就要让后面的人一起努力。年轻人更有激情,学问也比我们那个时候高,他们有更好的机会。”“国王”开始变了。

  六、“国王”时刻保持着对娃哈哈帝国的强烈自信:“现在我还没感觉到太大的挑战,这么多年我们不断创新,技术装备水平都是比较高的,所以我们在国际上也应该是一流的了。”“没有收购的打算。因为在食品饮料行业当中,我们已经算是还较强的了。渠道我们比较强,产品技术、装备我们也比较强。收购的企业应该是能够为企业增加效益才好的。没用的厂收它做什么?”

  他是中国目前仍在一线掌控公司的少数几位商业教父之一,个性鲜明,30年坚持不上市,从不贷款、从不借钱。内部人评价他说“掌控欲极强,甚至有点霸道”;外部人称他为“杭铁头”。这是浙商里形容一个人倔强硬气,铁血不服输的词。

  但他愿意拥抱电商,他将这视为娃哈哈渠道的一部分。饮料行业是一个典型的靠营销驱动的行业,快速变化的人群口味,快速变化的营销模式,需要娃哈哈更快地进行产品迭代,也需要更灵活应变的渠道体系。

  爆款、大单品,对于所有食品饮料企业来说都已可望不可及。行业内几乎所有头部企业都在通过新品战略寻找市场机遇。雀巢全球每年会推出1500个产品,且将上新速度提高至几个月甚至几周就完成新品上市。一个饮料企业人士说,“常年在全世界找灵感。”

  五、“谁动了我的营养快线”,2018年11月21日,时隔两年多,宗庆后罕见的更新了微博,并@了女儿宗馥莉。

  不过,很快关于父亲和女儿有些观点不合的传言就流传开来。

  娃哈哈帝国的鼎盛出现在2013年,当年娃哈哈实现783亿的收入,宗庆后本人也登上中国首富的位置。但此后娃哈哈还是连年走低,及至2017年已滑至500亿关口。

  他承认,自己有点独裁。“别人说我管的细,独裁。我是这么多年习惯了。人是不能闲下来的。我觉得这是中国特色,是民主集中制,但是还要集中。我们现在做流程改造,岗位治理制,分级授权,国家是依法治国,我们企业现在是依法治厂。通过各种规章制度让企业员工知道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慢慢让他们能够知道该怎么经营。”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