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帝国》:游戏里外,创业都很艰难

2019-05-07 00:39 来源:网络整理

至于选择究竟做什么游戏,Roguelike类,平台跳跃或是文字解谜类游戏,可能是很多独立游戏团队比较钟爱的类型。对于他们来说,却都存在竞品繁多和自身美术短板的问题。最终,反而是模拟经营游戏选上了他们。

如果非要给2016年的互联网圈涂上一些关键词来纪念的话,“VR”一定会是其中尤其闪烁的一个。在这个“VR元年”,几乎大部分你能首先叫得出名字的世界互联网大头,带头牵动了一场弥漫全世界的关于VR的投资与消费热潮。

许航,缪冷冶,沈成业三人虽然原本做着不同的工作,但都因对游戏的热爱,点燃了他们对“VR游戏”,这个充满着西部世界淘金风味的概念的满心期待。当不久后,“VR游戏”的梦幻泡沫被一一点破,国内的游戏环境又回步原轨时,他们已经失败了两个VR游戏项目。

缪冷冶曾在一家游戏公司做策划,在渐渐察觉自己做的东西,对于自己来说是那么“无意义”后,选择加入了这个团队。他相信,由许航带领的游戏团队,既能带给他更多自由创作游戏的机会,也能在抗压和稳定前行上,不会让他失望。

手机研发过程分为外观,软件与硬件三个环节,玩家可以根据预算来分配投入权重。你可能会因过灵感乍现,乔布斯附体,忽视科技和市场信息,一意孤行制作了你认为“最超前的手机”,发售后等待的除了疯狂掉粉以外,可能还有发布会上那些“这个游戏没有卖点就是他的最大卖点”的尖酸讽刺,这一刻你明白了不尊重传统和手机历史所带来的代价。而如果你选择保守前行,甚至在手机改革事件来临时依然选择坚持旧式手机的研发的话,你大概可以在破产后,和同样失败了的诺基亚的高层,一起找个地方吹吹当年。因此,时刻关注市场,了解手机科研进度,和自身的专长,才能笑到最后。

许航甚至动用了亲人资源,让自己的父亲帮忙处理一部分美术工作。一直都坚持称自己既是游戏发烧友,也是游戏外行的许航,之前从事的是销售工作,在游戏团队中主要负责资金运转,发行沟通以及文案编写。因为在商海上漂泊跌打多年,许航选择了以平常心来面对一次次逆境。

当他们选择去做《手机帝国》这款模拟经营游戏的时候,团队已经和其他你能想到的一些独立游戏穷困开发者一样,陷入一穷二白,绝境奋战的境地,更雪上添霜的是,这个团队里没有能担任美术职位的同伴。玩家对着发售后的《手机帝国》不断输出对简陋的游戏UI,界面和人物模型的不满时,可能不会料想到,就算是这些与一些精品模拟游戏比起来糟糕的美工,也是三个美术外行,白米里揩油,亲手从无到有一点点填补上去的。

不论从任何角度来说,《手机帝国》都堪称是一部关于创业艰辛的游戏。在这款模拟经营游戏中,玩家要经营一所手机研发公司,在一次又一次的破产与暴富历程中,小心地踩着钢丝前行。同时要面对各种突如其来的人员管理困境,在一遍又一遍地对员工信口承诺与诉说壮志后,转头回去继续面对着那一串串账单,抓着所剩不多的,象征着中年高层管理的浅发。这是很多人对“创业”的印象集合。

在不断更新版本和准备移植到移动端过程中,他们的下一款策略游戏的想法构建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员工的管理系统是《手机帝国》锦上添花的要素,缪冷冶将《女神异闻录5》和《三国志》结合在一起做了员工的说服系统,每一名员工目前都被赋予了一些个性,在不满提出辞职时,你需要根据他们的个性和能力,选择高价挽留,或是根据个性提出说服,或是“终于等到这天,可以让他们滚蛋了”。后期有了特性的员工,会具有更专长偏重的方向,配合游戏的人才培养系统,你可以储备好自己的行业精英库。

高压,欠缺资源,也没有热门的机遇可供碰撞,可能会让很多临时凑起的独立游戏团队,慢慢分道扬镳。尽管屡屡受挫,三人仍然固守在这个团队中。

沈成业在大学毕业后有过一次短暂的创业经历。在首次创业失败后,一直在一家初创型游戏公司从事程序设计。后面在VR大火的2016年在网上结识许航,而后成为了许航的首个创业伙伴。作为团队中唯一一个90后,他独自承担了团队的全部程序开发工作。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