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大买家“何来”?

2019-05-04 16:48 来源:网络整理

  “负债成本的上升、资产质量的下降,都在推动农商行拓展新的投资渠道获得更高的收益。”某市某农商行的工作人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金融市场竞争的加剧,也迫使农商行改变过去单一的业务结构和盈利模式,且2014年债券“牛市”的风向也成为了农商行加大债券投资的“助燃剂”。

  2015年12月29日,央行发布《关于部署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的公告,宣布从2016年起将现有的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和合意贷款管理机制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简称MPA)。MPA包括资本和杠杆情况、资产负债情况、流动性、定价行为、资产质量、外债风险、信贷政策执行等七大方面,其中广义信贷增速和资本充足率是评估体系的核心。

  在整体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主营小微贷款的农商行因其贷款对象的信用特殊性,不良贷款率一直备受瞩目。

  上海清算所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5月底,托管的存单总额为89,700亿元。商业银行持有34,204亿元,占比38%。其中,农商行持有存单12,570亿元,占比37%;国有商业银行持有存单6,475亿元,占比19%;城商行持有存单5,807亿元,占比17%;政策行持有存单5,031亿元,占比15%;股份行持有存单2,167亿元,占比6%。农商行持有的同业存单超过股份行5倍。

  不过,转型资金业务的决定,对农商行来说,是机遇同样是风险。

  安信证券认为,在MPA体系监管下,部分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高于其资本充足率能支撑的最大值,也有个别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超出广义信贷增速指标监管要求。因此,增速超标的银行会试图压缩其广义信贷的增长。广义信贷压缩的顺序可能按照理财产品、同业资产、债券、非标、贷款。

  根据定义,广义信贷的计算口径为“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表外理财-现金和银行存款”。

  2014年,在利率市场化和货币宽松化的市场环境下,国内金融体系规模体量不断增长、杠杆率快速攀升。在易于理财和同业扩张的当时,过于狭窄的“利率走廊”,被行业称为金融套利的起点,中小银行为扩展盈利大举进行同业扩张。农商行,成为了其中的佼佼者。

  在此期间,政策利好也使得农商行愈发有扩张资产规模的动力。2014年,银监会发布《加强农村商业银行三农金融服务机制建设监管指引》;2016年,银监会又发布《关于做好2016年农村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支持优质农商行设立同业业务中心等专营机构、探索组建理财等业务条线子公司、支持优质农商行在所在地市范围内以及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县域设立分支机构。前述南方大省某农商行金融市场部的负责人坦言,“我们当时觉得,扩张的时机不能错过。”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